妖精的迷幻曲(连载中)

爱德格·艾歇尔巴顿的观察日记
——观察员:尼可
  对我来说,爱德格这个人是个不折不扣的大恶棍!
 首先,我并不是一只猫,对莉迪雅而言我是一只妖精,但我认为“猫形的绅士”这个描述更为形象。至少你有见过打着领结、优雅地用前脚喝热奶茶或威士忌、早餐吃烤薄饼和培根的猫吗?我确确实实是个爱干净的绅士,可是爱德格那家伙却总把我当成一只被温柔地抚摸脖子就会“喵喵”叫的蠢猫。好吧,我承认那样做确实会让我感到很舒服……当重点是,我不是猫!那家伙在诋毁我的身份!
 其次便是他对莉迪亚做的一切。那家伙满口都是谎言,就连名字也是假的。爱德格·艾歇尔巴顿并不是他的本名,席尔温福特公爵家的少主才是真正的他。不过公爵一家都在一场大火中丧生了,那家伙也被列入死亡名单中,之后发生了很多事,为了报仇而使用假名也是情有可原。但是,人类的男性都是这样满口甜言蜜语的吗?!而且每句话都不是真心的!刚对一个浑身涂满香水的女人说出“能夠陪伴美麗的佳人是我的榮幸”这样的话,下一秒却和不知从哪里跑出来的贵妇人亲吻。莉迪亚说他是个花心大萝卜果然没错。而且那家伙明明身边堆满女人,还一天到晚缠着莉迪亚,脸不红气不喘的说着同样的话来戏弄她。就算再没贞操的男人也无法做到这种地步吧。有时我会想爱德格那家伙是“爱的低语者”(注:一种妖精,用语言吸引爱慕它的女性,并从而吸取精力)吗?还是Leannan Sidhe族的妖精?(注:以猎取人类异性为爱情俘虏,吸取他们的元气直到死亡,作为回馈赐予对方艺术才能)不过看莉迪亚到现在还是一副精力充沛的样子,所以他应该不是什么妖精。更重要的是,我可不想和那种恶劣的男人成为同类,就连接近他也不想。可问题在于莉迪亚。明知道他是个风评不好的男人,明知道他的话多是谎言,却还是会因为他的话而脸红,因为他而感到悲伤也不是一次两次,就算如此,莉迪亚还是要呆在他身边。虽然是以妖精博士的身份被雇用而呆在这里,但我认为莉迪亚留下的原因是放不下爱德格这个人吧,所以才想在这里帮助他。唉,莉迪亚这孩子终究还是太好人了。而且还因为格鲁比的出现,莉迪亚就这么糊里糊涂的成为了爱德格的未婚妻,这下根本逃也逃不掉嘛!
就是这样,因为莉迪亚要留在那个花花公子身边,于是作为她的同伴,我也只好被迫留在这。不过汤姆金斯泡的热奶茶实在太好喝了!就连作为早餐的培根也是无法挑剔的美味,而且还有加了利口酒的巧克力吃……不对不对!我的目的是要从那个恶棍手中守护莉迪亚的清白,才不是为了什么美味的食物呢……


 “莉迪亚不在啊……”伴随着一声叹息声,一道人影推开了房间的门。这恰恰是观察日记中描述的“恶棍”——爱德格·艾歇尔巴顿。
  爱德格扫视了一下没有主人的房间,只见一只熟悉的猫正用怪异的姿势坐在一旁的书桌前。这据说是莉迪亚的童年玩伴,名叫尼可的猫正以人类的姿势随意地坐在椅子上,两条够不着地的后脚前后地晃动着,左手拿着一瓶威士忌,右手则拿着钢笔在本子上不知道写着什么。
 “莉迪亚出去了。刚刚汤姆斯金拿来一份请愿书,她说要出去调查下。”
 拿着钢笔的猫转向爱德格并开口说话了。一般人也许会大吃一惊,不过爱德格却不以为意。尼可是妖精的事他早就从莉迪亚口中得知。一开始时爱得格也不相信猫会说话,更不相信妖精的存在。不过也许是因为和莉迪亚经历了太多的事,所以已经越来越能接受这种奇异的事情,内心或许也默认了妖精的存在了吧。只要和莉迪亚在一起,就算被告知有龙在跳草裙舞他也会相信。
“去工作了啊……”爱德格两手交叉着靠在了门框上。“好不容易我们才成为了未婚夫妻的关系,但是比起未婚夫来,工作更重要吗?我这个未婚夫是不是要自我反省下呢?”
未婚夫个头!这只是你这个家伙用恶劣的手段骗回来的头衔而已,莉迪亚根本没有承认过你是她未婚夫吧?不过你是需要反省下的。
 听着爱德格用失落的口吻说着那些话,尼可有点冲动想对他吐嘈。不过考虑到这家伙脸皮太厚,吐嘈似乎也没有用,于是硬把快到嘴边的话吞了下去。
“ 啊,尼可,到底我应该怎样做才能讨得莉迪亚欢心呢?她平时对我总是很冷淡,而且最近经常看到我就全力逃开,难道我做了什么事让她生气了吗?可是我没什么印象啊。”
谁叫你老戏弄她……况且你的花花行为还算是做对的吗?一般身为未婚夫会向别的女人说那些甜言蜜语吗?虽然你不是她的未婚夫拉。
“就算真的做错了事,只要补救就可以了吧?对对,决定了。尼可,快告诉我莉迪亚喜欢什么?我要把她最爱的东西送到她面前来展现我的爱,她一定会从此对我改观的。也许还会说出‘爱德格,没想到你这么喜欢我的~我好爱你哟~’之类的话呢。”
……绝对没可能。
“威士忌酒。”懒得吐嘈的尼可摇了摇左手的酒瓶。
“真惊讶。没想到莉迪亚居然会喜欢喝酒啊。不愧是我的莉迪亚,果然与众不同啊。”
“我的”是多余的。
“不是。拿多一瓶威士忌来,我才告诉你莉迪亚喜欢什么。”
“……雷温,拿瓶威士忌来……”
“是。”褐色皮肤的少年面无表情地出现在一旁,说出了服从的回答后,又恭敬地消失在走道里。再次出现时手里拿着一瓶威士忌。
尼可拿着新的酒瓶,用舌頭舔起威士忌酒。不管什么时候,爱得格都认为比起绅士来,这只猫更像个酒鬼。
“对了尼可,我从刚才就很好奇。你到底在那里写什么?”
不知道是否错觉,爱德格总觉得尼可的身体在一瞬间变得僵硬。
听着爱德格一步步走近的声音,尼可突然把右手的钢笔猛地扔向了他,并迅速地从本子上撕下了一页纸,左手握紧了酒瓶后从窗户一溜烟地逃了出去。只扔下了一句“改下你花花公子的特性吧!还有只要你不说谎,不再戏弄她,莉迪亚就高兴了!”给呆在原地的爱德格。
“……啧……还真是只狡猾的猫……而且我没有戏弄莉迪亚啊”
“谎言吗……”爱德格右手轻轻地插入金色的头发中,用几近叹息的语气轻轻说道。
说谎并不是爱德格的爱好,谎言只是用来保护自己的一种手段。他也并非想对莉迪亚说慌,只是爱德格知道,莉迪亚知道得越多,按照她的性格一定会尽全力地帮助爱德格,也就意味着莉迪亚陷入危险的几率会大大增加。她就是这样的一个滥好人。但爱德格并不讨厌这样的她。相反,爱德格希望莉迪亚能尽量不介入到他和王子的斗争中。此刻谎言保护的已经不止爱德格一个,还有莉迪亚。


  

  自从工业革命开始,煤烟排放量急剧增加,在无风的季节,烟尘与雾混合变成黄黑色,使得伦敦常常烟雾弥漫。
“今天也起了很大的雾呢。”
莉迪亚走在伦敦街头,周围的景色逐渐被层层雾色所笼罩。两旁建筑物的轮廓模糊不清,只剩下高耸的黑色影子。街道上的行人宛如被浓雾所吞没,彼此看不清对方的脸容。
“啊,怎么偏偏在这种恶劣的天气下接到工作呢。”莉迪亚叹了一口气,接着又拿出口袋里的纸片,上面写着“皮卡迪利大街27号”。这是从请愿书中抄下来的地址。今天从汤姆金斯那里得到一份请愿书,似乎有人遇上了与妖精有关的麻烦事。作为妖精博士,莉迪亚对每次的工作都很积极,因为那都是难得的经验。而这次,莉迪亚也为工作的事而亲自到当事人家里进行调查。
“不过这么大雾,怎么找嘛。”
就在莉迪亚扫视四周时,突然听到前面传来争吵的声音。莉迪亚顺着声源跑了过去,只见浓雾中有两个身影在拉扯着。其中一道身影用暴躁的女声说着“都说我和你已经结束了啊!”,而另一个……
“爱德格?!”
浓雾虽然掩盖了两人的身影,但是那头金色的头发却无法被雾色遮掩它的光亮,与身旁蒙胧的黑影形成鲜明对比。
那家伙又缠上了别的女性吗?!
“真是不敢相信!”莉迪亚朝着那头金发全力奔去。“你想发挥你的花花公子特性也算了,没想到

你和那些贵妇人在一起还不满足,现在就连平民也不放过吗?!”
等到了可以看到对方身影的距离时,莉迪亚一把把金色头发的青年推开,并护在了褐色头发的妇女前,生气地对金发青年说:“还有啊!不管你和哪位女性好上,对方说结束的话就算你用强硬的手段也没用啊!你居然这么没风度……咦?”
“好痛……”跌倒在地的青年用手揉了揉脑袋,并缓缓地抬起了头——

  那头闪亮动人的金发确实是爱德格的没错,就连那张脸也似乎是从爱德格那里复制过来,不过那双眼睛……不是熟悉的灰紫色,而是深不见底的天湖蓝。
  不是爱德格……吗?
  就在莉迪亚变得一片混乱呆在原地时,身后的少女把争吵中弄乱的衣袖整理好,看了一眼莉迪亚后就转身跑开了。
  浓雾中只剩下莉迪亚和金色头发的青年。
  虽然有点失礼,但莉迪亚还是稍微扫视了一下青年全身。样子确实和爱德格很像,不过两者有决定性的不同。爱德格不会以一副破破烂烂的打扮出现在女性面前,身上总传来一股淡淡的香味,举手投足优雅得让视线无法离开,而且还会以绅士般的风度对待女性,绝不会容许自己像这样——
  等等!我好像很不对劲啊!怎么想到的都是那家伙好的地方?没错,那家伙只是个恶劣的骗子、超级花心大萝卜!这种人最讨厌了!
  “那个……请问我们认识的吗……?”面对眼前似乎在生气的陌生女子,跌倒在地的青年因为莫名的恐惧感而不敢贸然站起,在地上保持原来的姿势战战兢兢地问道。
  “啊,对不起。”回过神来的莉迪亚充满歉意地向青年伸出了手。“我认错人了。差点把你和某个恶劣的花花公子弄混了。真是非常抱歉。”
  “原来如此,没事没事。”金发青年握住莉迪亚的手顺势站了起来,接着拍了拍身上的灰层。
  青年说话的语气十分诚恳,果然不像是爱德格。仔细想想,金发在英国人里也算常见,拥有金发的男性不一定只有爱德格一个。
  “那个,刚才的女子是你的情人吗?”莉迪亚看向褐色头发的女性离开的方向问。
  “她……玛德是我的恋人……曾经……但是现在一切都结束了。有位子爵向她求婚,于是……”青年哭丧着脸,断断续续的说着。
  “不、不用伤心,这个世界上还有其他更出色的女性啊。不可以因为受了打击就丧气啊!一定还有更美好的恋情在等着你的……所、所以请打起精神来吧。”首次面对失恋受打击的男性(而且有一部分原因在于自己的出手打扰),莉迪亚有点不知所措,只能从脑海中拼命挤出安慰的语句来鼓励眼前的男子。
  “谢谢你……你真是好人啊。”金发男子用手擦了擦眼眶中闪动着的泪珠,重新抬头看向莉迪亚。
  如果尼可也在的话,肯定会说眼前的男子一副窝囊状吧……
  青年再次伸出右手。此刻的他一改原本哭丧的表情,挺直了腰,以有点害羞的语气说着:“我……我叫菲尔德。请问……”
  “莉迪亚,我叫莉迪亚。”莉迪亚回握住菲尔德的右手。
  “能认识这么漂亮的女性是我的荣幸。” 菲尔德露出了腼腆的笑容。
  果然不一样啊。只是普通礼节性的话,要是出自爱德格之口却会变成勾引女性的毒药。就连如此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若是浮现在他脸上也会被莉迪亚认为是别有居心。爱德格那家伙绝对是男性中的异类。莉迪亚再次深有感触。


  待耀眼的金发消失在大雾中后,莉迪亚再次开始寻找纸上的地址。半刻钟后,莉迪亚敲响了住宅区的一扇门。
  “请问找谁?”来应门的是一位神色疲惫的中年妇女。她把门稍微打开了一点,屋内一片黑暗,屋外则被浓雾笼罩,莉迪亚觉得自己仿佛来到了雾男的黑暗王国。
  “我是莉迪亚,艾歇尔巴顿伯爵家雇用的妖精博士。请问这里是艾丽林小姐的……啊!”
  原本想询问这里是否请愿者的家,但是莉迪亚话还没说完就被眼前的妇女一把抓进里屋内。
  “请您……请您救救我的女儿!”中年妇女紧握着莉迪亚的手,如此哀求着。莉迪亚几乎是被妇女推进房间的。现在她正处身与艾丽林的卧室中。昏暗的烛光在房里闪烁着,透过烛光可以清楚看见躺在床上的艾丽林正紧闭双眼,脸色惨白得宛如幽灵一般。
  “那个,艾丽林小姐是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莉迪亚把视线转向开门的妇人——艾丽林的母亲格勒夫人。
  “大概、大概从半个月前艾丽林开始变得没有精神,脸色也越来越差。然后10天前开始就经常陷入昏睡状态。艾丽林、我的艾丽林会怎么样?!求求您、求求您救救她!一定是那只妖精害的!请您把那只邪恶的妖精从我的艾丽林身边驱赶开!”格勒铁青的脸色在灯光的照耀下呈现出病态的色调,她越说越激动,握住莉迪亚的双手也加大了力度。莉迪亚因为双手传来的疼痛而轻声呻吟。
  注意到自己的失态,格勒慌忙松开了手,却因为被莉迪亚双手反握而露出吃惊的表情。莉迪亚用温柔却无比坚定的口吻对格勒说:“您的女儿一定会得救的!所以,请您放心吧。”
  意料之外的言语使妇人紧绷多天的弦一下放松了,眼泪缓缓划过满布沧桑的脸。


  等格勒回复好心情后,莉迪亚被带到一间相对比较宽阔的房间,看样子这里似乎是充当客厅的地方。
  “好了,现在请告诉我,您口中的妖精是怎么回事?它和艾丽林小姐的病有关吗?”莉迪亚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手上拿着妇人递过来的温开水。
  “艾、艾丽林在半个月前跟我说她和一个男人相爱了,而且还兴高采烈地说要和他结婚。但是过了不久艾丽林就开始生病了,而那个男人也没有再出现。”格勒夫人坐在莉迪亚面前,虽然与刚才相比情绪已经缓和了很多,但脸上的不安仍然挥之不去。
  “艾丽林小姐交往的是人类男性吧?为什么您那么肯定地说他是妖精呢?”妖精能幻化为人的姿态,也有妖精会爱上人类并带往妖精界生活,莉迪亚所认识的格鲁比正是经常变身为人来向自己求婚。但是格勒夫人只是普通的人类,不像妖精博士那样有丰富的妖精知识,也不具有看到妖精的能力。况且很多人已经不相信妖精的传说,那为什么……
  “我知道的!艾丽林对我说过那个男人希望把她带到妖精国生活,他说希望能在那里举行婚礼!那样的男人、那样的男人难道不是妖精吗?!那只妖精想把艾丽林从我身边带走……艾丽林的病一定也是他害的!”
  “但是……艾丽林小姐的病也许只是普通的疾病啊,夫人您请医生来过诊断了吗?”
  “不!是他害的!医生说我的艾丽林什么病也没有,她是没有缘由地越来越虚弱。不是说妖精都是邪恶的吗?它们据说都是以人的精气为粮食来害人的吧?所以绝对是那只该死的妖精想吃了我的艾丽林!”
  “我想您对妖精有点误解了……妖精不都是邪恶的,而且邪恶的妖精不是都吸食人的精气。举例说啊,哥布林里面也有分善良的哥布林和邪恶哥布林。而邪恶哥布林只是性格恶劣一点而已,它们可是不吃人的……啊!对不起……我扯远了……”虽然确实存在邪恶的妖精,但是莉迪亚不希望妖精留给人类的印象都只有坏的方面。作为妖精博士,莉迪亚觉得自己有责任改变人类对妖精的不良看法,把正确的妖精信息传达给其他人。而且如果希望两个种族有和平共存的一天,良好的印象是必要的。
  “不……没关系……是我太激动了……那只妖精是好是坏都没关系了,但是请您一定要救救我的女儿!现在只剩您可以救她了……我的、我唯一的女儿……请您救救她……”格勒夫人突然跪在了地上,颤抖的双手紧紧地、似乎稍一放松女儿的性命就会随风消逝般紧抓着莉迪亚的裙角。
  看着眼前泪流满面的妇人,莉迪亚一刹那想起了自己的母亲。如果母亲还在的话,如果睡在床上的人是我,母亲……母亲也会像这样苦苦哀求着唯一的希望吧?
  莉迪亚蹲下身体,两手再次轻轻地覆包着格勒夫人的手,手心的热度传向对方的手背。
  “我、一定会治好您的女儿,请您相信我吧。然后……请放心地照顾艾丽林小姐吧。”莉迪亚轻声嘀咕着。


  告别了格勒夫人,莉迪亚走出了昏暗的小屋。聚集在伦敦街头的浓雾早已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变得淡薄,所以莉迪亚一下便认出那头耀眼金发的主人并非刚认识的菲尔德。那是她一直最为头痛的男人、同时也是自己的雇主——爱德格。
  “怎么……会是你啊……你真像只阴魂不散的幽灵啊……”
  “怎么可以说自己的未婚夫是幽灵呢?那对将要结婚的人来说是个不好的兆头啊,莉迪亚。我还不希望我的未婚妻嫁给一只幽灵呢。”爱德格带着他惯有的笑容从马车旁离开,慢慢地走向莉迪亚。
  “我哪有承认过我是你的未婚妻啊!不要把你的妄想强加到别人身上!我早就提出要解除婚约的了,你想结婚的话麻烦你另找人选!还有,你来这里是干什么的啊?”
  莉迪亚觉得自己已经越来越受不了这个男人了。
  “那些话只是情侣间的玩笑花而已,我是明白的哦。不过啊,要是这么长时间都持续着同一个笑话未免有点乏味,所以我建议下一次要换另一个话题比较好哦~还有呢,我来这里当然是为了接我的未婚妻啊,一个下午不见,我可是非常想你啊。”爱德格来到莉迪亚跟前,熟练地拉起了莉迪亚的右手。

  感觉到指尖落下了一个轻柔的吻,莉迪亚立刻反射性地缩回了手,却在将要脱离时再次被拉住手腕。
  “放、放手拉!我才不是跟你在开玩笑呢。我是非常认真地想要和你保持雇主与雇员关系的!还有……”话音未落,爱德格用手一把环住莉迪亚的腰。两人距离再次拉近,甚至能感受到彼此间的呼吸。莉迪亚全身变得僵硬,爱德格则毫不在意地投以怜爱的眼神,并伸手轻轻把莉迪亚的一小撮头发拉近嘴边。
  “我也是认真地希望你能成为我的未婚妻。自从第一次见面后,我已经深深地被你吸引住了。你那金色的眼睛比天上的繁星更为耀眼,牛奶糖色的发丝显示着你独一无二的高贵。今天的你仍然像芙蕾雅一样动人。维纳斯的箭矢早已把我们紧紧地相连在一起,如果可以,我希望你能就此成为我独属的妖精。”
  “等、等等!这次又是怎么一回事啊?怎么感觉今天的你和平时的不一样?还有刚才的话……比、比平时的要、要肉麻一千倍啊!”莉迪亚一把推开爱德格并不断后退,直到两人拉开了一段较长的距离。
  “哦?因为我今天的态度要比平常的更认真啊。那些东西是我从书里看来的。因为你老说我在戏弄你,所以为了表示我的诚意,我特意在图书馆里找了这些来看。”爱德格一边说着,一边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本印有《标准绅士恋爱法则》字样的书。
  “莉迪亚你看,这本书从初次见面到求婚的各种事项都有记载哦。当然也有向喜欢的女性表白的建议,而且还有范例教你如何赞美对方。我刚才说的几句话就是从这里挑选出来的。不过最后那句可是我根据自己的性格加上去的哦。”
  爱德格晃了晃手中的书,对莉迪亚微微一笑。
  这种糟糕的书到底是哪个无聊的人写出来的啊!莉迪亚全身都充满了一股强烈的脱力感。这个男人……
  “什么叫认真啊!这种肉麻的话麻烦你对别的女性说好了。如果可以,我比较希望你能用平时的语调和我说话……”要是每天都听着这种话,搞不好我连工作都没心情去做……
  “也就是说你比较喜欢平时的我咯?”爱德格挑起一边眼眉问道。
  “恩……相比现在而言……”
  咦?为什么总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
  “果然你是喜欢我的啊。平时说的分手只是掩饰你的不好意思,我一直都明白哦。你放心,在正式举行婚礼之前我会让你能做到毫不害羞地面对我的。一起加油吧,莉迪亚。”爱德格把书放回口袋里,对落入陷阱的莉迪亚露出由衷的笑容。
  爱德格,你这个厚脸皮的家伙!
  和爱德格的对话令莉迪亚的身心都感到强烈的疲惫,加上一个下午的奔走,莉迪亚觉得自己快要连站立的力气也没有了。所以莉迪亚决定忽略爱德格的话,独自坐进马车内。
  “等等,莉迪亚。一个出色的未婚夫是不会抛下未婚妻的。”随后跟来的爱德格边说着边坐进了马车。


  马车停了下来。
  马车夫把门打开。眼前的白色建筑物是位于伦敦梅菲尔地区的艾歇尔巴顿伯爵宅邸,也就是爱德格的住处,同时也很可悲地在偶然中成为了莉迪亚的工作室。
  “不要跟着我拉!”莉迪亚朝身后紧跟着的爱德格喊道。
  “可是,我是在回自己的家啊。”爱德格露出一脸的无奈。
  “那你就别这样贴着我走路拉!”从马车上下来开始,爱德格便一直和莉迪亚保持着半步之遥,有时候两人的袖子会轻轻地摩擦着,感觉就像一对普通的恋人。这也是莉迪亚感到不满的地方。
  “可我们是未婚夫妻啊~所以我要时刻保持着我们之间的接触。放心吧,我绝对不会让我们间的感情降温的。”  
  “不要……”  
  明明你根本不把我当一回事。
  本来你需要的只是我作为妖精博士的能力。
  可是为什么偏要对我做出这种恋人般的事?
  你喜欢的……
  不可能是我……
  “不想再玩了……恋爱游戏……已经……”莉迪亚轻声说完后便加快脚步跑进屋内。
  “……”被留下的爱德格独自站在原地,刚想伸出的右手在半空中停滞了一下,然后缓缓地放下。等到莉迪亚消失在屋子深处后,迷濛的灰紫色眼睛垂下了视线。

  “啊!我怎么会说出那种话呀。”回到工作室里的莉迪亚再次深深地叹了口气。
  怎么会对爱德格说出那样没头没脑的话呢?
  一定……是因为太累的关系吧……
  “那叫我明天要怎么去面对他嘛!”莉迪亚苦恼地对着空无一人的房间大喊。

  昨日的大雾已经在晚上消散不见,今天对于一直被雾色笼罩的伦敦来说是个难得的好天气。
  莉迪亚一早便到伯爵家把请假的书信交给了管家,然后就冲冲离开。
  “我可不是为了避开爱德格而请假哦。”莉迪亚在心里默默想着。
  确实,为了之前艾丽林的事件,莉迪亚需要时间外出搜寻资料。而且莉迪亚也有一点在意的地方,因此想再次拜访格勒夫人家。
  没有了浓雾的阻碍,莉迪亚轻易地就找到了住宅区里的那栋小房子。
  开门的格勒夫人仍然是一脸憔悴,但是精神似乎比昨天要好了点。在格勒夫人的带领下,莉迪亚和身后的雷赫医生走进了艾丽林的房间。雷赫是父亲的一位友人,在医学界也颇负盛名。昨晚莉迪亚一回到家便拜托父亲联络了这位医生。
  “医生,艾丽林小姐的病情怎样呢?”雷赫的诊断一结束,莉迪亚便立刻问道。
  “很奇怪。”雷赫摇了摇头。“这位小姐明明在昏睡中,但是检查得出的结果表明她身体一切正常,但是却没有原因地一直在衰弱。虽然不知道治疗方法,不过现在情况好像已经稳定了下来,应该不会再继续衰弱下去了。”
  “没有原因……吗?”莉迪亚皱起了眉头。看样子艾丽林不是因为身体得病而昏睡的。
  那么……真的是妖精所为吗?

  当医生正在收拾用具时,莉迪亚向格勒问起了有关那位男子的事。
  “请问和艾丽林小姐相爱的那个人……是长什么样子的?”
  格勒夫人一边抚摸着沉睡中的女儿的额头,一边缓缓开口。“艾丽林没有和我详细地说过,她只是曾经说自己和一个有着金发的男人恋爱了,那个人看上去十分帅气,对女性很温柔。但是其他方面就……”
  金发?帅气?还对女性很温柔?
  不管怎么想,莉迪亚脑中出现的都是那个糟糕的男人的身影。
  爱德格……你该不会又对其他女人出手了吧……
  一想到爱德格对艾丽林甜言蜜语的场面,莉迪亚就不由得生起气来。
  “啊!对了!”格勒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继续说:“我想起来了!艾丽林曾经叫他‘克尔’的!”
  ——还好,不是爱德格。
  莉迪亚也随之松了一口气。
  咦?我干嘛为那种家伙紧张啊!
  我和他本来就没关系嘛!
  莉迪亚甩了甩头,企图把爱德格从脑海中消去。
  “我知道了。那我就去‘拜访’下克尔先生吧。”
  不管怎样,就从克尔开始调查吧。莉迪亚稍稍握紧了手。

  此刻,在伯爵家,有一名俊俏的青年正在叹气。
  “是吗?莉迪亚今天居然请假了啊……”爱德格手中拿着管家递过来的请假信,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感觉莉迪亚想避开我啊……汤姆斯金,说不定我快要被未来的伯爵夫人甩了啊……”爱德格无力地垂下头,显出一副沮丧的样子。
  “夫妻之间总会有一些拗口,这是很正常的。伯爵大人只要把它视作情人之间的小小挑战就可以了。”
  “这样啊,我好像又回复信心了。谢谢你了,汤姆斯金。”爱德格抬起头来,眼睛又重新恢复了生气。
  “不必客气。协助主人解决困难也是判断一个管家是否优秀的标准。”汤姆斯金恭敬地答道。
  “那好~让我想想要怎样哄回莉迪亚吧。”爱德格的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

  另一方面,刚离开格勒夫人家的莉迪亚遇上了一个意外的人物。
  一位金发的青年在格勒夫人家外鬼鬼祟祟地探头张望着。莉迪亚记得那个人是——
  “菲尔德?”昨天刚认识的青年停顿了一拍后一脸惊讶地看向呼喊自己名字的少女。
  “莉、莉、莉迪亚!”青年菲尔德慌张地叫喊着,然后像是害怕被谁发现似地左右张望,接着以意想不到的速度向莉迪亚奔来,一把抓住莉迪亚向无人的小巷跑去。
  “怎么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跑进小巷的菲尔德似乎松了一口气,便立刻放开了抓住莉迪亚的手,然后不断地对莉迪亚道歉。昨天看似懦弱的青年突然做出了如此粗鲁的举动,令莉迪亚颇为惊讶。
  “真的是十分抱歉!”菲尔德双手合十,再次以非常内疚的表情向眼前的少女道歉。

  “不、不是这个问题……你遇到什么事了吗?好像很慌张的样子啊。”
  菲尔德这才注意到自己的失态,连忙摇摇手说:“不是这样的。只是……”
  “只是?”
  “只是你突然叫了我的名字……因为那家人可能很厌恶我,我、我只是怕被她们发现而已……”菲尔德支支吾吾地说着。
  “你和格勒夫人她们认识吗?”
  “也、也不算认识,不过我和艾丽林……是朋友。”
  “朋友?”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莉迪亚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难道说菲尔德喜欢艾丽林?不过“被讨厌”是怎么回事呀?
  艾丽林的恋人不是叫克尔的吗?
  咦咦?难道菲尔德是打算横刀夺爱的吗?
  莉迪亚越想越糊涂,菲尔德看着陷入混乱的莉迪亚亲切地问了句“怎么了?”,莉迪亚的思绪一下被拉了回来。
  算了,我也没资格去管别人的事了。
  莉迪亚想起了与自己纠缠不清的爱德格。
  “虽然……是很冒昧,不过莉迪亚小姐你和艾丽林认识的吗?”
  “叫我莉迪亚就可以了。”莉迪亚微笑着说。“我们不能算是认识吧。我是因为工作的缘故才会到这里来的,艾丽林小姐……唔……陷入昏睡状态了。”
  “果然吗……”菲尔德低下了头,让人无法捉摸他现在的表情。
  “果然?”莉迪亚疑惑地问道。
  “不,没事。”菲尔德笑着摆了摆手。“对了,既然难得见面了,不如我们去走走吧。”菲尔德伸出了右手,微笑着对莉迪亚作出了邀请。

  不再是浓雾环绕的伦敦显示出它原本的模样。那是不同于苏格兰的,城市的气息。市集的吆喝声,机器发动的轰隆声,人来人往的大街,穿梭其中的车辆无一不是烘托着伦敦市的热闹。作为英国的首都,伦敦与其他城市相比要更为繁华。身旁的建筑异常宏伟,那是在苏格兰里很少会看到的景象。虽然莉迪亚已经习惯了伦敦的生活,但有时还是会感到强大的压迫感。
  而在这充满压抑的城市中,还是存有几处能令人心平气和的地方。例如——莉迪亚他们此刻漫步着的泰晤士河畔。阳光直射的河面波光粼粼,简直就像——
  “像钻石一样耀眼呢。”菲尔德注视着面前的泰晤士河有感而发。
  这里离格勒夫人家只有一小段距离,莉迪亚他们就在不知不觉间来到了这里。
  泰晤士河也是莉迪亚非常喜欢的地方,每次经过这里就会觉得自己像回到了苏格兰一样。这里充满了乡土气息。波光粼粼的河面容易令她回想起和格鲁比在苏格兰的湖边相处的情景。
  莉迪亚与菲尔德慢慢走上了伦敦桥,迎面吹来的风令莉迪亚感到很舒适。
  “我不喜欢伦敦,但是却很喜欢这里呢。大概是因为这里给我的感觉与家乡很相似吧。”听了菲尔德的话,莉迪亚稍微吃了一惊。像伦敦这样热闹的城市,一般人都应该十分向往。这还是第1次听到有人说不喜欢的呢。
  比较喜欢乡下生活吗?
  和我……有点像呢。
  莉迪亚突然对眼前的青年产生了莫名的亲切感。
  “我呀,果然还是不能适应这里的生活呢。”菲尔德冲着莉迪亚微微一笑,然后用极其怀念的眼神望向河面。“还是应该回去苏格兰……吗?”
  “苏格兰?”对话中出现的词语令莉迪亚不由得吃了一惊。“菲尔德的家乡……也是苏格兰?!”
  听出了少女话中的含义,菲尔德也露出惊讶的表情。“莉迪亚也是吗?!”
  “恩!我是不久前才来伦敦的。”莉迪亚微笑着面向菲尔德,两人相视而笑。
  “这样啊。在这里能遇到同家乡的人原来是这种感觉呢。那——”菲尔德把手缓缓伸向莉迪亚,就在指尖快要触碰到发丝之际又把手收了回来。在拇指和食指之间夹着一小片落叶。
  “再次地,很高兴认识你。莉迪亚”青年双眼注视着莉迪亚的金色眼瞳,目光里流露出柔和的笑意。
  意识到菲尔德的目光,莉迪亚有点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脸颊传来的热度令莉迪亚感到十分慌张。
  我、我到底在干嘛啊!怎么会为这种事而脸红啊!!
  就在莉迪亚不知所措的时候,身后感觉到突如其来的气息。
  这种感觉,我是知道的。
  是自己无比熟悉的气息。
  正当莉迪亚想要转身确认时,身后伸出的双手已经环过莉迪亚双肩并把她紧紧抱住。滑落的发丝随着微风而轻轻飘扬着,而那与菲尔德同样耀眼的金色证明了来者的身份。
  ——为什么你偏要在这种时候出现啊,爱德格!
  爱德格把头靠向了莉迪亚,吐出的温暖气息正好掠过耳际,莉迪亚顿时整个人都僵住了。
  “真的好巧呢,莉迪亚。是命运之神安排我们在这里相见的吧。”爱德格用一贯的温柔口吻对着莉迪亚耳语道。耳垂附近似乎还能感觉到爱德格唇瓣的触感,莉迪亚脸颊的温度又因此再度上升。
  然后,爱德格稍稍抬起了头,用不带温度的眼眸望着眼前呆在原地的金发青年。
  “那么——你找我的未婚妻有什么事吗?”爱德格用冷淡的语气如此宣示着。

  “咦?”面前的青年用了几秒钟时间才理解到爱德格所指的未婚妻是谁,而等他反应过来时莉迪亚早已一把推开了爱德格。
  “我、我都说过拉!我不是你未婚妻啊!那根本是你一霜情愿的嘛!”莉迪亚边说边用手按住发烫的脸颊。
  什么嘛!居、居然在别人面前做出这种事!而且还……还靠得这么近……
  被推开的爱德格露出毫不在意的表情伸手拉住了莉迪亚,再次用力地把她拉进怀里。而莉迪亚也因为突然的力度而一时站不稳,就此掉进爱德格的怀抱中。
  今天的爱德格……怎么这么强势……?
  “说吧,你是谁?接近我未婚妻有什么意图?”爱德格用冰冷的视线盯着眼前的青年。
  “我……”感觉到面前有一股看不到的压力,菲尔德不由得后退了几步。重新整理好自己的气息后,菲尔德重新向爱德格介绍说:“初次见面,我是菲尔德,莉迪亚的朋友。”
  “……朋友?”爱德格眯起了眼睛,用视线打量着面前的青年,并用不满的语气问道。
  “真是的,你到底怎么了啊?别那么凶巴巴地盯着菲尔德啊!会吓走跑别人的!”一番挣扎后,莉迪亚终于从爱德格的怀抱中逃出来。然后又挡在了两人之间,把菲尔德掩护在身后。
  “他是我朋友拉!不是什么坏人来的。”
  所以快把你那副恐怖的表情收起来拉。
  可是爱德格的表情依然没有任何改变。他再次拉起莉迪亚的手说:“我们回去吧。”
  莉迪亚看了一眼身后的菲尔德,摇了摇头说:“我还想再呆一会。”
  ——因为难得看到从苏格兰来的人,所以还想再谈一下家乡的事。
  但是听到这句话的爱德格脸色却变得难看起来。
  “莉——”
  “那个,请问您是莉迪亚的……未婚夫?”出声打扰爱德格的是不懂风情的菲尔德。
  爱德格再次把视线投向菲尔德。
  “是。”
  “不是!”
  两把声音同时响了起来。
  抢先解释的是莉迪亚。
  “我和他只是雇主与雇员的关系,我就是因为受聘成为他们家的妖精博士才会从苏格兰来到这里的。”
  菲尔德摆出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后却突然呆住了。
  “你是……妖精博士?”菲尔德吃惊地看着莉迪亚。
  莉迪亚“啊”地一声掩住了自己的嘴。我真是笨啊,居然说出妖精博士这种话来,菲尔德大概也会把我看作怪人的吧?
  本来就没有人会相信妖精的存在了啊。
  莉迪亚垂下了眼,露出悔恼的样子。
  “这样的话,那么您……您就是青骑士伯爵大人吧?”菲尔德惊讶地看着爱德格。
  爱德格颔首默认了自己的身份。
  “哇!真想不到呢!”菲尔德露出由衷的笑容。“能遇到两位真是荣幸呢!”然后又转头看向莉迪亚说:“没想到莉迪亚居然会是妖精博士呢~真是厉害呀。”
  “也、也没那么厉害拉。”莉迪亚露出羞涩的表情答道。
  ——还好
  似乎没有被当做笨蛋来看呢。
  这么想着的莉迪亚对菲尔德微微地笑着。
  “莉迪雅,我们回去。”爱德格以强硬的语气再次要求着。但是——
  这次告别后或许不会再轻易相遇了啊……
  所以——
“不,我还想留下来和菲尔德聊一下,爱德格你先回去吧。”莉迪亚微微地摇了摇头,然后转过身去,看到的却是冷淡地注视着自己的那双灰紫色眼眸。
  好可怕。
  这种眼神莉迪亚曾经见过。那与提及到王子时爱德格表现出来的充满仇恨的眼神非常类似,但却有一点不同。
  现在的爱德格只是单纯地在生气罢了。
  而且是非常地生气。

“爱——”没等莉迪雅反应过来,爱德格已转身走进了马车。马车逐渐远去,最终从莉迪雅的视线中失去了身影。
  没有察觉出两人之间的异变,菲尔德迷惘地来回看向莉迪雅和爱德格消失的方向,轻声询问:“莉迪雅?”
  “啊?是!”回过神来的莉迪雅显得有点慌乱。“我、我们刚聊到哪里了?”
  莉迪雅匆匆向菲尔德投以一个淡淡的笑容表示话题的继续,但却不时向后回望。即使身后的爱德格已经离去。
  爱德格……
  你在想什么呢?
  到底……在生气什么呢?

  马车缓缓驶向伯爵府。坐在皮制的高级车垫上,爱德格看了看左边空出来的座位。那里原本是自己未婚妻的席位。然而现在却因失去了主人而显得空荡荡。
  莉迪雅现在正和那个陌生的男人一起……
  一想到这里,爱德格的右手不自觉地紧握起来。指甲深深陷入皮肤之中,再次送开时四个发白的指印清晰地残留在手掌中。
  既生气又无奈,同时又很后悔。
  刚才居然对着莉迪雅摆出这么恐怖的表情。
  “真是笨蛋……”爱德格低下了头,指尖深深陷于发丝之间。
  作为贵族,面对任何事时都要保持应有的冷静与风度。这是最基本的。而爱德格也一直能轻松地做到。而唯独这次,与一个陌生的男人仅相处了半刻时间却如此失态,看来作为伯爵自己还是修行不足。
  不过没办法,因为确实很火大。
  莉迪雅竟然和那男人相处得如此融洽。明明我们相处的时间要更长,我和她相隔如此地近,但是为什么——
  你却毫不吝惜地对他微笑?
  你对着我生气的样子很可爱,哭泣的时候令人怜悯。这都是只属于我的表情。但只有笑容,却偏偏小心翼翼地珍藏着,不肯对我轻易表露。
  你的笑容是属于我的,
  只希望……你对我微笑。

  爱德格小心翼翼地从高贵礼服的口袋中掏出了一朵三色堇,那是本打算用来向莉迪雅赔罪的礼物。因为从那只神经质的猫中问不出个什么,所以爱德格只好自己挑选礼物。三色堇与爱德格的瞳色相仿,这就是自己为什么选择它的原因。
  将与莉迪雅相伴的这朵花,感觉上就像自己陪伴在她身边。
  ——本来是如此打算,现在却被一个无关紧要的男人破坏了自己的计划。
  “……只是平民罢了……”
  也妄想从我手上抢走任何东西?
  爱德格的嘴角扬起了玩味的微笑,锐利的目光投向远方。
  “我会让你好好体验这难得的经验的。”


黄昏,投向地面的光线逐渐收缩着。当莉迪雅回到伯爵府时,最后的一缕余光已经完全被黑暗吞没。此刻,灯火辉煌的伯爵府成了黑夜中一座华丽的宫殿。然而,平时本应该亮起灯火的某个房间却陷入了一片黑暗中。
“爱德格不在……?”
莉迪雅远远望向那失去主人的房间。
因为考虑到格勒夫人的委托或许会需要很长时间来调查,而且爱德格这里也暂时没有需要自己做的事,所以就打算过来向他正式请个长假的。
对,只是这样而已。
自己并非因为下午的事件而担心那个人的。虽然他那副表情实在让人很在意。
“还是明天再来吧……”

然而第二天早晨,当莉迪雅再次过来时,得到的依然是爱德格不在的消息。

“他到底去哪里了?”走在大街上的莉迪雅不断地思考着同一个问题。爱德格像现在这样两天都不在家的情况实在非常罕见,而且根据汤姆金斯所说,昨天爱德格似乎直到半夜才回来,而今天一早又带着雷温匆忙外出了。
发生什么事了吗……?
“难道……是王子又有什么行动了吗?!”一个不好的念头突然冒出,莉迪雅不由得开始担心起来。
“不……不对……”莉迪雅摇了摇头。
——伯爵大人一早就带着礼物出去了。
汤姆金斯似乎有这么说过。
“礼物是怎么回事……?”似乎不是与王子有关,爱德格总不可能带礼物去敌人那里吧……
明白了事情与王子无关,莉迪雅轻轻地舒了一口气。然而脑海中却不由得涌现出另一副情景,而且是现在莉迪雅觉得最有可能的场景。

脑海中环绕着爱德格和其他女孩亲热的场景。

“礼物……该不会……是拿来送给其他女人的吧!”
爱德格你这个花心大萝卜!
一边向错误的方向想着的莉迪雅一边以汹涌的气势向格勒夫人家奔去。

而另一方面——
“咳咳。”
在不知道的地方被冠上“花心大萝卜”这个称号的男人原本正优雅地品尝着锡兰红茶,但此刻却突然咳嗽起来。
“没事吧,爱德格伯爵?”雷温弯下腰低声询问。
“恩。”爱德格点头示意,并从上衣口袋中取出手帕擦了擦嘴唇。
“伯爵您生病了吗?现在这种天气很容易得病,您要注意身体啊。”伴随着一股扑鼻而来的浓郁香味,一名穿着华丽的贵族少女从一旁探出头来。
“我没事。大概只是某位美丽的小姐在牵挂着我吧。”爱德格投以一个灿烂的微笑。“让一只这般可爱的小猫咪如此担心,即使生病了我也会立刻痊愈的。”
“呀~伯爵大人真会开玩笑呢。”贵族少女满脸通红地快步回到座位上,但却掩饰不了满心的喜悦,还不断地偷偷望向爱德格。
“那么——”
毫不在意一旁投来的炽热视线,爱德格以优雅的动作放下了高级套杯后缓缓站起,然后走向了桌子的另一方以标准的绅士姿势牵起了眼前贵妇人的手。
“今天我就先告辞了。”礼貌性的亲吻落在了对方的手背上。爱德格抬头露出他习以为常的灿烂笑容后就离开了茶话会。


“咦?”再次来到格勒夫人家门口的莉迪雅在窗边意外地发现了一束绑有红色丝带的紫玫瑰。捧起眼前的花束仔细端详,玫瑰是在最好的生长状态时就被摘下,松散的红色蝴蝶结说明乐主人并不擅长这类的手工劳作,仿佛还能想象玫瑰的主人手忙脚乱的样子。透过窗户看向屋内,正好能看到艾丽林安稳地沉睡着。
探病者吗?
紫色的玫瑰,
——浪漫真情和珍贵独特。
莉迪雅突然想起了那名叫做克尔的男性。

今天的艾丽林依旧没有多大起色。莉迪雅把一直放在手里的玫瑰花放到了艾丽林的床头,然后尽量不发出任何声响地走出屋外。像是为了打起精神似地,莉迪雅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后又缓缓吐出。略带湿气的冰冷感让莉迪雅感到很舒适。
“那么,要以‘妖精博士’的方式开始工作了~”
莉迪雅从衣袋里摸出了一小袋饼干。那是昨天晚上自己在家里边想那个花心大萝卜的事边做出来的。视线转向脚边,那里有好几只被饼干香味吸引过来的小妖精正不知所措地徘徊着。莉迪雅蹲下身来对着在旁人眼中只是一块空地的地方露出了温柔的笑容:“午餐时间到了哦~”


(To be continue..)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No title

写的真不错!
好羡慕会写文的亲><

No title

啊啊~谢谢~很高兴有人喜欢自己的文~(笑)

No title

啊啊我也好喜欢哦博主请加油写哦我是博主的小粉丝><

Re: No title

> 啊啊我也好喜欢哦博主请加油写哦我是博主的小粉丝><

您去死您去死啊!!SHINN我投降了投降了……不要继续了……请……
绯>>主人樣

绯

Author:绯
死大二生一只,Pocky中毒
最近开始要恶补英语
JPN初心者→3级→2级奋斗
12月:BEC

正在推倒:
『華ヤカ哉、我ガ一族』『金色のコルダ3』『WOF』『Storm lover』

属性:声/美型/乙女/ACG控 正常向宅女
控:黑发 /长发/眼镜/制服/武士/伯爵/骑士/执事/天然/温柔/傲娇/忠犬/无口/幼染驯/年长

好きな声優さんたち:
本命:
中井和哉←深度中毒重症病人、鳥海浩輔、鈴村健一、福山潤、井上和彦、杉田智和、小野大辅、石田彰、游佐浩二、谷山纪章、岸尾だいすけ
副本命:
櫻井孝宏、平川大輔、中原茂、宮野真守、緑川光、小西克幸、铃木达央……それぞれ……

MSN:Cristy_1127@hotmail.com
QQ:314659450(长期隐身星人,敲门的话也许意外发现有人?)

♥本命
run5.gif风早忍人赖久柚木

<----+MY BLOG+---->

<------LOGO------>

=绯樱异闻录=
=乱舞空间=
♥私水
交流版
邮件栏

名字:
邮件:
标题:
本文:

=樱の后花园=
管理者专用
基础代码

&freearea

┐友达Link└
→→ACG同盟←← →→攻略←←
♥储备粮の家
迷の「グーバー」
应援
&#19968;&#21531; CZ PSP CZ PSP CZ PSP
FC2计数器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